<%=NSW.OConfig.GlobalConfig.SiteName %>

想兴岗亭

想兴岗亭18年专注岗亭生产,岗亭行业定制厂家

分享到:
全国服务热线:400-850-3636

热门关键词:

想兴岗亭-行业领先的技术工艺
当前位置:首页»想兴建筑资讯中心» 公司新闻»上厕所只为方便?让罗马人来教教你

上厕所只为方便?让罗马人来教教你

文章出处:想兴岗亭责任编辑:shxxgt作者:shxxgt人气:-发表时间:2018-05-12【


上厕所只为方便?让罗马人来教教你

原标题:上厕所只为方便?让罗马人来教教你|大象文摘

作者:mooncatcher

全文共计3676字,阅读需要6-8分钟。

说起厕所的式样,21世纪的人们首先想到的通常是几种主流厕所设计方案,包括蹲厕、抽水马桶、单坑或成排茅厕、公园和大型露天互动中的移动厕所等等;而根据所处国家、文化与情境的不同又有日本的各类高科技人性化厕所、巴黎的街头自动清洁厕所(Sanisette)、低地国家的野营旱厕(Hudo)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方便种植两不误的土法生态厕所(Arborloo)等等。

厕所这么一件满足我们最基本生理需求的工具,似乎是早在远古就已存在的生活必需品,我们在每天如厕时也绝不会突发奇想地端详着马桶圈或是打量着水箱思索它背后迷人的往事。

而真实的故事是,厕所虽然是个十分古老的存在,但现代人习以为常的几种厕所设计,其历史却远没有那么悠久;仅仅往回倒退两千年,我们看到的将是与今天截然不同的一幅如厕图景。

今天我就跟你聊聊古代希腊与罗马的厕所文化--为什么不说古代中国?因为我们老祖先的如厕体验真的比古希腊和古罗马人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在古典时代的希腊与罗马,上厕所对于普通人而言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当代人对如厕最基本的要求之一的隐私,在那时几乎不存在。

无论是在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雅典,还是在凯撒与西塞罗的罗马,独立卫生间都是一件只有富豪勋贵们才有可能享受的奢侈品;普通民众只能三五成群地围坐在空间狭小的公共厕所内,在各种很令现代人尴尬的气味与声音的交响合奏中排解自己的生理需求。

由于空间有限,如厕时与隔壁坑位的哥们撞个照面并不稀罕,起身清洁臀部时一头碰到对面妹子抬起的手臂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甚至在十几个「厕友」的围观下因为肠胃问题而屎尿横飞也是必须要随时面对的尴尬。


位于希腊佩拉的公共厕所遗迹,来源:佩拉博物馆

或许你是一个心理素质非常优秀的人,对于「厕友」们投来的目光毫不在意,对于空气中弥漫着的刺鼻气味与耳畔不停回响着的人体自然之声也能视而不见,但是你却很可能会对下一个有关古典时代厕所的细节望而却步—没有厕纸!

什么?你说没有厕纸没关系,可以用坐浴桶和净身器代替?想得太美了!

即使是在供水管线错综复杂的古罗马城市里,也鲜有专门为清洁臀部而设计的水器—如果你是一个有权有势的贵族、富商或军队统帅,你自然可以让你的奴隶做你的人工净身器;如果你只是一介平民,估计只能去市民广场前的喷泉那里享受一把坐浴桶体验了(由于古罗马的喷泉多被用作饮用水源而非简单的装饰,你很有可能会被街道治安官当场拘押,如果你运气不好交不起罚款,那么恭喜你免费获得一张古罗马监狱深度游单程通票)。那么问题来了,普通的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没有厕纸和奴隶,他们使用的是什么呢?

答案是:身边有什么就用什么!树叶、干草、枝条、石头、陶片、布块,什么方便用什么。

古希腊人在这方面相当不讲究,从绑着石块的细木棒到奇形怪状的陶器碎片,几乎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没用过的净身工具。

从比例上来说,古希腊人使用陶器碎片和石块最为频繁,这对我们而言似乎难以接受,甚至光想一想就觉得发疼,但古希腊人却毫不在意,他们还常常将敌人或敌对城邦的名字刻在这些被称为πεσσοi的陶片上,批量使用;这不禁使人联想到前些年常见的印有基地组织头目拉登的厕纸,看来这一传统历史悠久。


描绘古希腊人用陶片清理臀部的陶器绘画

相比之下,古罗马人显然要更为讲究,对净身的效果也更为挑剔。他们虽然处处都在向希腊人学习与借鉴,但在净尻这件事关每个罗马人如厕体验的重大事项上却摈弃了希腊人拿来就用的粗犷风格,转而推行使用一种名为Tersorium的专业净尻工具。这种工具简单来说就是捆绑了海绵的木棍,被直接用来擦拭臀部。


被古罗马人称为Tersorium的海绵棒

不难看出,这种「海绵棒」(暂且这么称呼它)相比于希腊人的陶片,最大的优点便是不容易误伤到皮肤,毕竟再硬的海绵也比陶片要松软,这在使用体验上不得不说是很大的进步。

不过「海绵棒」的出现在舒服了人们臀部的同时也带来了其它方面体验的下滑。

海绵在那个时代并不是可以大规模生产制造的工业品,其供给往往十分紧俏,因此在一般情况下每个公共厕所都仅配备远少于如厕人数数量的「海绵棒」,供所有来此方便的人使用。

这样的安排不可避免地制造了卫生隐患,而古罗马人应对隐患的唯一举措只是在公共厕所内常备生醋(没有醋时会直接用盐),每个人在使用完后都会先将海绵放到流水下冲洗片刻,待洗净后将海绵浸入醋中进行消毒处理,然后交给下一个等的不难烦的厕友。

这种处理看似卫生,但仍然无法解决公厕细菌滋生的问题,这使得罗马时期的厕所成为了严重的健康隐患,二世纪后爆发的几次大瘟疫之所以在城市造成巨大的破坏与公厕恶劣的卫生条件密切相关。


古罗马公共厕所的想象复原图,两边为厕位,中间有流水渠清洗,另有盛醋的大桶。


位于奥斯提亚的公共厕所遗址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提一下中国了。

中国古代使用纸清洁身体的记载最早能追溯至公元前二世纪,明确提到厕纸这一用途则是在成书于六世纪的《颜氏家训》中的这么一句:吾每读圣人之书,未尝不肃敬对之;其故纸有五经词义,及贤达姓名,不敢秽用也。

尽管如此,学者们依旧认为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与古罗马人生活在同时代的汉朝人有使用厕纸这一习惯,其不仅如厕体验更佳,而且远比罗马式的公厕要卫生。当然,虽然公共厕所这一与城市文明紧密相连的产物在中国古代很不显著,但公厕的缺失并不意味着古代中国人都享受着罗马贵族才能体验到的独立厕所—古罗马以引水渠、下水道和城市输水管线为骨架的供水系统所带来的便利依旧是同时代任何文明都无法企及的。

古希腊与古罗马这种开放式的公厕,实际上提供了一种现代人很难描绘的体验—厕所社交。

这么说绝不仅仅是调侃;事实上古罗马人不仅将如厕视为解决生理需求的一种自然行为,更给其赋予了社会意义,甚至因此发展出了一系列厕所社交的规范。

这里我们必须解释一下,进入元首制帝国后,古罗马公共厕所的规模愈发庞大,在公元二世纪的罗马城,一百来号人同时在一间公厕内方便的情景很是普遍;且由于罗马公厕不存在性别、年龄与阶级的限制,这一百来号人很可能包罗万象,广泛覆盖了罗马平民社会的各个群体。

当代人所重视的隐私对于罗马人而言是一件闻所未闻的事情--他们不仅不会觉得在公共厕所方便是一件让人感到害羞的事,而且会利用上厕所的机会与拥有不同个人背景、来自不同生活环境的厕友们攀谈交流;公共厕所在事实上成为了罗马市民们打听获得各类市井传闻、民间轶事乃至国际新闻的另一个重要渠道。

另一伙对公共厕所重视有加的人便是正在晋升体系(Cursus Honorum)里向上爬的政治家了—在古罗马政治里,通过演说获得民众支持是成功的政客所必不可少的技能,而公共厕所天然具备着聚集大量身份背景各异市民的功能,简直是再完美不过的演讲场地。

因此,当一个罗马人兴致勃勃地与你说道,「我昨天和几个朋友在厕所听了一场振奋人心的演讲」,或者「我刚刚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大新闻」时,你并不会感到一丝的惊讶。


古罗马公厕复原图

在本文的最后,我再跟你聊聊与古罗马人如厕有关的一些额外知识。你可能感到疑惑:难道公厕就是普通人的唯一去处吗?我能不能直接在自己家里解决呢?

答案是:可以!

在古典时代的罗马城里你会经常在一些街角看到高耸着的硕大尿壶,当你在家里方便完后,只需要将排泄物倒入这些尿壶内即可。

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些个尿壶--尿在古罗马是一样货真价实的商品,它不仅被用来提炼铵盐,还被用于制作漂白剂的原料,皮革匠还会将动物皮浸泡于尿液中以起到脱毛的作用。

尿液种种有利可图的属性最终导致皇帝苇斯巴芗(Vespasian)开始给这些尿壶征税,结果罗马市民们便用皇帝的名字来称呼这些尿壶,久而久之竟然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代名词,这想必是苇斯巴芗始料未及的。

当然,在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大都会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快捷便利的找到一个可以倾倒的尿壶的,这导致罗马城曾一度被漫天飞舞的粪便所困扰,走在街上就又可能突然翔从天降;为了应对这一情况,罗马人一方面制定法律惩罚那些乱扔废物的人,另一方面给许多因苏拉(Insula,即罗马时代的多层平民公寓)安装了直接连通垃圾坑的废物管道(是不是感觉和当代许多公寓楼里的垃圾滑槽很像呢),这些垃圾坑则会被农民们定期光顾以收集肥料。回顾古希腊与古罗马人这段让人略感恶心的历史,其实从侧面映衬了我们今天这个物质丰富世界里,许多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的事物背后那些久远而艰辛的发展史。


我们不会因一个厕所而迸发出任何情感,但当农田与牧场为硝烟所笼罩,当宏伟的都市湮灭在杂草与乱藤中,当绵延不绝的引水渠逐渐干涸为一座座时间的纪念碑,当半圆形剧场看台上的大理石一块块脱落,当公共浴场外鳞次栉比的爱奥尼巨柱一根根坍塌,当连那昔日最不起眼的公共厕所都成为了「古代遗迹」时,我还是会忍不住感叹一声:每一个复杂系统的崩溃,都是一场无声的悲剧。我们在享受着现代世界提供给我们的无尽繁华时,也绝不该忘记组成这个复杂系统的每一个细微关节。

当皇冠落地,鲜血染红紫袍时,罗马没有亡;当旌旗漫天,硝烟漫过夕阳时,罗马没有亡;甚至当瘟疫袭来,尸体堆满街道时,罗马依旧屹立不倒。唯有当大道被蒿草覆盖,当港口被沼泽侵蚀,当人们曾习以为常的冷暖浴场和下水管道成为湮没在历史记忆中的「古代科技」时,我才知道,那个世界早已不在。



上海岗亭厂家


---- 责任编辑:想兴岗亭-采购顾问上海岗亭厂家


版权所有http://www.gangting1818.com(想兴岗亭)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资讯